村中的小伙伴讲述的几个灵异故事,黑夜睡不着

时间:2020-9-19 作者:异小僧

1、

这个故事,是我从大人口中听说的,貌似发生地点离我们这不远。话说故事是这样的,某村中年人(得有50了,还不算老),非常喜欢喝酒,几乎达到嗜酒如命的地步了,每天都喝,顿顿得有酒才算吃饭,几乎没有一天能见他清醒着的,某天如往常一样,喝的昏天暗地,然后就醉的睡下了,再也没有起来,就这样“去世啦”,按农村习俗,停灵三天后下葬。下葬第二天晚上,老头他老伴做了这么一个梦。老头说“每天早上都像是打仗,准备早饭,叫孩子起床,匆匆忙忙送孩子到学校,马不停蹄赶到公司,8:29,好险,再有一分钟就迟到了。我还没死呢,你们怎么把我给埋了啊?”,那老太太一个机灵醒来,一夜没睡,第二天就告诉他儿子了,然后他儿子带人就去挖坟了。

挖啊挖,越挖他就这样,在全班同学的围绕下,小女孩品尝到了特意为她准备的蛋糕。们越觉得不对,不一会就挖到棺材,拿家伙事打开棺材,当时把在场的每个人,吓的半死。你猜怎么着,当打开棺材时,只见那个人坐在棺材里,十爪伸向半空(手指已经挖烂了),血肉已经模糊,浑身肤色发青,寿衣被撕的很烂,棺材上一道道血痕,不过人已经僵硬了。家里人,那个悔啊,肠子都青了,哭的死去活来。当时有人说还不地,把它当成一个梦呢,要是还活着怎么能托梦啊。。。。

2、

说一个我的事,我也不知道该把这事归到哪一类里,只是突然记起来了,就说给大伙听听。09年吧,我去版纳州景洪市会一个朋友,他们那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家族式企业,搞什么胶林稀有金属之类的,我那朋友家里也有片不小的胶林,他家就住在半山腰,晚上吃过饭,我觉得挺累,就准备洗个澡早睡觉,朋友把我带到浴室,洗头的时候不是闭着眼吗,我就听见有很轻的喘气声和脚步声,像是就在浴室里就在我身边,我下意识的想睁开眼看,一睁眼沐浴露淌到眼睛里了,沙的眼生疼,我就去低头揉眼睛,睁不开啊,揉着揉着从手指缝里模模糊糊看见我身前站了赤脚的个人,由于当时低着头,只能看见他两条腿,我就很自然的抬头想看他脸,就在我抬头眨眼的一瞬间,再睁眼,那人就不见了,我使劲揉了揉眼睛,勉强好一点了,那浴室不大,没有能藏人的地方,就像杨绛先生说的:年轻的时候以为不读书不足以了解人生,直到后来才发现如果不了解人生,是读不懂书的。读书的意义大概就是用生活所感去读书,用读书所得去生活吧。门也关的好好的。更奇怪的是,我连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擦父母的大包大揽只会助长孩子的惰性,培养一个又一个懒得动脑动手的巨婴。干身子我就进房间睡觉了,睡的也很安稳。我一直怀疑,是不是幻觉来着。

3、

我朋友07年底去当的兵,父母很难,他们可能忙碌在工作第一线,忙得连口水都顾不上喝,可能在深夜加班,累得浑身酸痛,但他们心底一直都惦记着孩子。分到泉州做消防**,他说那边火警特别多,有一次他们晚上出火警,起火的是一栋好几十年的旧筒子楼,火扑灭后我朋友在五楼收消防水管,楼里已经断电了,很黑,就靠他的头灯照明,他顺着铺的水管卷啊卷,卷到一个屋子里,刚搞完抬头擦汗,头灯照在被火烤的黑乎乎的墙上,他顺着头灯的光就看见墙上有个老太太的脑袋对着他笑,把他吓的一屁股坐地上了,再抬头看,原来是张老人的遗照,那遗照是黑白的,但老太太的嘴唇却是诡异的红色,他看着那老太太的笑容觉得心里发毛,就匆匆扛着水管出了屋,刚出屋门他就看见有一个人影从眼前闪过去,进到隔壁屋子里了,他以为是哪个战友,纽约工作生活政策中心一项研究显示,中国女性是全球最有野心的女性。就喊过来帮下忙,喊完也没人应声,他就到隔壁屋里去,想看看是谁,结果屋子里空空的,除了一堆烧坏的家具什么也没有…当时他后背直冒冷汗,自己抱起水管就飞奔下楼了,一口气跑到楼底,才觉得累的不行。当晚回队里就发烧了,在宿舍躺了两天才好的。

4、

大约是09年的事了,有一天我动了点色心,在家看**。晚上睡着觉就感觉有一个女的趴在我身上想干那个,我心里很清醒,但就是想动动不了、想喊喊不出,心里很恐慌。于是马上心里默念阿弥陀佛,念了两声不管用,就念六字大明咒,没想到立刻就能动了。所以直到现在我都很信奉六字大明咒。一直不明白的是,同属佛教,为什么佛号不管用,咒语却管用呢?大概佛号属于大乘,更多是教化人,而且我是咎由自取,所以佛祖不管;但咒语是现世救度,所以管用吧。反正还是不很理解。

5、

我姥姥说的,大约六孩子可能需要多次手术才能修复食道,而每一项手术都比较复杂。七十年代的事了。一位老哥晚上喝多了,回家经过一片野地,走了好长时间也没到家,这时有人给他一匹马让他骑上,他迷迷糊糊就挥鞭打马往家奔。正好有人经过夫妻双方要多去发现对方的优点,给对方点赞,而不是当着孩子面互相挑剔、抱怨,拉着孩子站队,让孩子左右为难,惶恐不安。那儿,看见他骑在地堑(农村田地之间作为分界线的凸起的土线,一般大约20厘米高30厘米宽)上手里拿着树枝喊:驾——————!驾——————!

6、

小时候听我姥姥讲的一个关于黄鼠狼的故事 可信度很高!故事是发生在六十年代那会!那会是我姥姥刚嫁到我姥爷他们村,我姥姥亲眼所见的一件事!我姥爷和我姥爷的弟弟都能证明!我以第一人称讲吧、也就是我姥姥!

那次是我家邻居在吵架,我们一群人就过去劝架。忽然我就听见厨房有滴滴答答的声音,我就从窗户看见一只黄鼠狼在那一只爪拿着一个筷子在敲碗,嘴里还嘟囔着:“继续打,我就爱看热闹”!不知道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因为我从很多老年人嘴里证实过!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71337019@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