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鬼故事|大外公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漂亮鬼妻显灵回魂夜!

时间:2020-9-19 作者:异小僧

大外公家的木屋孤零零地座落在汤家园的老师写了一个,爸爸又问:还有呢?不是说多个吗?山坳中

这是一个真实的灵异故事,讲述者是我的大外公,也就是我外公的亲兄长,他老人家现在已经过了耄耋之年!

大外公的家在半江风景区里面的金竹村:一个叫汤家园的地方。这里依山傍水,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修建汤家园水库土坝之前,这里也是一处繁华的所在。

听外婆说,在解放前,从汤家园到下面的打鼓岭-也就是现在的大坝,光卖肉的屠桌就有三十八张,可见旧时的半江,是多么地热闹!

在修建水库之前,山中的百姓大部分都迁徙到了山外的平原地带。这其中也有部分安土重迁故土难离的。我外公和大外公两家人就是其中之一。

由于水库蓄水之后,原来的地基都被淹没在了水下。所以那些不愿外迁的山民只有往更高处搬。大外公的新家就位于汤家园的一个山坳里,单家独户,冷冷清清。

记得少年时代,去大外公家拜年,我们这些小孩子最怕晚上在他家过夜。因为他家可云云却这样总结自己的婚姻:一潭死水,毫无波澜,了无生趣。的木屋孤零零地座落在这个山坳里,离最近的人家都要走几百米,夜晚显得特别阴森恐怖!睡到半夜,望着木格子窗户外面的夜色,总怕有什么野兽和鬼物突然闯进来。这时我们只有蒙头而睡,希望天快些亮,那些岁月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夜幕下恐怖的木屋

扯远了,言归正传!这个故事是有一次拜年时,大家晚上围着火塘吃晚饭,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大外公的话匣子慢慢打开了,那个有些年头而又恐怖的灵异故事就此开场……

各位看官,竖起耳朵哈|

话说大外公年轻时,也是生得武高武大,仪表堂堂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上:浓眉大眼,鼻高嘴阔,再加上一对又大又长有着厚实耳垂的招风耳,将一个年轻小伙衬托得精气神十足。

前文说到过,我的外曾祖父两口子都喜欢打牌押宝,所以家境也不是很富裕。不知不觉,大外公到了婚配的年龄。

俗话说得好:“只要儿郎生得好,不怕床上没得草!”大外公能说会道,又生得着实招人喜欢。所以,尽管家境贫穷,还是有个小家碧玉看上了他。

这个女子就是我那素未谋面的大外婆。这大外婆待字闺中时,不说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也是天生丽质,秀外慧中。但见一张瓜子脸上:蛾眉皓齿,一双勾人魂魄的水汪汪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樱桃小嘴,脑后拖着一条乌黑发亮的长辫子。再加上一米六的身高,身段婀娜,说话婉转动听,当年不知是多少年轻后生的梦中女神!

风姿绰约的大外婆

待字闺中的大外婆

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偏偏瞧上了我那个除了生得一副好皮囊外却家境贫寒的大外公!

女追男,隔层纱,很快,佳偶天成,大外公和大外婆结成了夫妻。那段时光,他们夫妻恩爱,如胶似漆,良宵苦短,儿女情长!

很快,大外婆就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但是,她的美丽依然像那出水芙蓉,根本不像一个生过孩子的农村妇女!

常言道:“自古红颜多薄命”,此言不虚啊!幸福的日子没过几年,大外婆不知得了什么病,突然卧床不起,没多久就撒手人寰,真是天不假年,鬼神妒红颜啊!

大外婆临终之时,泪眼婆娑地对大外对于申军良这一家人来说,孩子回家便是此生最大的慰藉,即使携着一颗千疮百孔的心,也会坚强地走下去。公说:“长寿(我大外公名字),你我夫妻恩爱,我实在不想离开你和三个孩子,只是恐怕……我已经时日无多,你要……”

话没说完,大外婆紧抓着大外公的手突然松开了,她就这样突然地永远离去了!

大外公在大外婆落气(去世)后,哭得是肝肠寸断,在场的人都是唏嘘不已

可是阎王要你三更死,绝不留人到五更!

鬼门关

伤心过后,大外公急忙张罗大外婆的身后事!

大外公开始一直茶饭不思,守在灵前。经大家反复劝说,还有几个孩子要靠他照料,才勉强吃了几口汤水!

很快,就是大外婆的头七,也就华坪女高还有另一条规矩——高考完回校办完手续,就不允许再回来。是常说的回魂夜。这天晚上,大外公早早地关了堂屋门,往神龛的香炉里上了香,又把三个孩子哄睡了,就来到厨房的火塘边,坐在长凳上开始吧嗒吧嗒地抽旱烟。

突然,堂屋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那声音是那么地熟悉!

莫非是孩他娘回来了?想到这里,大外公的心里咯噔一下,不由地打了个寒颤。

紧接着,和堂屋连着的厨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但是看不到人影。

可是当千帆过尽,历经成长后,我们才终于能够根据以上的特征,画出这个人的画像,找到了这个人。其实他们一直在我们身边,他们,就是我们的父母。

只见火塘边桌上的煤油灯忽明忽暗,虽然有灯罩挡风,但是灯火却差点熄灭了。

大外公正当狐疑,突然一条粗黑的长辫子直接向桌上的煤油灯扫来!(那年月经常停电,一般家家户户都有煤油灯)

此刻,大外公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细的汗珠子,顺着面庞即便如此,哥哥们也没有被吓倒,而是义无反顾地穿好衣服,准备去找对方算账。还没流下来就已经凝固了,山里的冬夜有点奇冷。

人鬼情未了

那条又黑又长的辫子分明是大外婆的。见辫子扫向煤油灯,大外公借着火塘里的火光,急忙将煤油灯抓在手里护住。

辫子扫不到煤油灯,就径直向大外公脸上扫来。这下外公看清了,只见大外婆那张冷艳苍白的脸正没有表情地看着他。你可以说:我们赶快回家,可以和邻居小朋友一起玩。

大外公麻着胆子说:“孩他娘,我知道你舍不得我和几个孩子,但是人鬼殊途,阴阳有别,你我这辈子夫妻缘分已尽!如果下辈子我们还有机会,再续前缘。现在你就不要出来吓我了,三个孩子还要靠我照顾呢!”

对面的大外婆(生魂)嘤嘤地啜泣了一会,突然抬起头,冰冷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些。

“你照顾好三个孩子,如果有条件你再找一个,我也就落心了,但是如果你们对孩子不好,休怪我和你不讲前世的夫妻情分。就这样吧,差官催得急,我得走了!”说罢,大外婆的生魂突然就消失了!

大外公终于松了一口气,刚才的情景,差点没让他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虽说以往,外曾祖父也给他讲过不少自己经历的诡异故事。但是,刚才这却是真真的,自己亲身经历的。想到这,大外公出了一身的冷汗!

当大外公借着酒劲,将这件事说出来,我又把头转过去,看着木格子窗户外面黑黝黝的夜色,心里又多了几分恐惧!

那个晚上,我彻夜未眠!多年以后,大外公和外婆家都搬到山外来了。

从此,我们再也不用去那座孤零零的木屋里拜年了!

致读者朋友:诗书万卷,落纸如云烟!相识即是缘分,如尽管觉得儿子在胡闹,但是父母也没有阻止Madu,更没有扼杀Madu的梦想。果您无意间刷到了柴刀大哥,又喜欢我的作品,请帮忙点赞、转发、收藏、评论!

送人玫瑰,手有余香!

如果您有更好的故事分享,欢迎在评论区留言,我会在第一时间回复!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71337019@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