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点进来吗?你没看过的5则灵异鬼故事!!

时间:2020-9-19 作者:异小僧

1、【代价】

我怀着期盼的心年纪大了不会使用电子产品,打电话求助,收到的却是一阵忙音和冰冷的自动回复;情步入熟悉的学校,穿过那飘着熟悉的桂花香的绿荫来到宿舍。

一个多月的寒假真的很漫长。

掏出钥匙开门,灰尘呛着了鼻子。

我放下行李走进盥洗室,却发现我原本放沐浴露、洗发水的地方空空如也。

我焦急地翻看,始终找不到那些东西。没想到丈夫一句话生生拒绝了:没工资,还花钱,你还是好好在家带孩子吧。

我不禁叹息了一声。

当我走到某间房时,一股熟悉的味道充斥我的鼻腔!

我发现那门近些年媒体采访过很多高考状元,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大多数孩子都多才多艺。是虚掩着的,一个人在地上痛苦地爬行,可能是听到我的脚步声,那个人抬头向我呼救。

我闻到那气味,不禁退后。

那个人张开嘴巴,发出呜呜的声音,然后眼晴瞪大,最后一口气来不及咽下,便断绝了气息。那尸体的皮肤散发恶臭,红黑的液体从毛孔渗透出来:那张原本洁净的脸,布满坑坑洼洼,白色的蛆虫蠕动着:那乌黑的秀发,已经如同稻草,轻轻一碰,便掉落一大撮。

我叹息一声:“你不该拿走我的尸油,更不该去使用它们。”

不一会儿,我的沐浴可是人生,为什么一定要等到与死神擦身而过之后,才懂得宽容和放下?露和洗发水的瓶子都满了。

这就是代价。

看来我要回到坟墓里补眠了。

when I had to chase you with thousand excuses I invented, in order that you wanted to bath… sdlfkjsjdlaksjdlkasjdlaksjdlakjdlaiudnfshfkshf lkshflksdhflkdshflkWhen you see my ignorance on new technologies… give me the necessary time and not look at me with your mocking smile… I taught you how to do so many things… to eat good, to dress well… to confront life… When at some moment I lose the memory or the thread of our conversation… let me have the necessary time to remember… and if I cannot do it, do not become nervous… a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not my conversation but surely to be with you and to have you listening to m

2、【爱人】

这晚我向你提出了分手是我不对,可是我的确爱上了别的女人。此刻我的心情无比痛苦,因为你对我总是那样的温柔。

你说让我留下来共进我们最后一次晚餐,我沉默不语。我知道这也许真的是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吃饭了。

一直以来你的厨艺都是我幸福的根本,可厨艺不代表一切。你很贤淑,却没有那女人的妩媚。猫都喜欢发腥的鱼,不是吗?

看着你在灶前忙碌的身影和颤抖的肩膀,我知道你在哭泣。你是个脆弱的女人,一只蟑螂都会让你瑟瑟发抖。

很快,桌面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都是我喜爱的肉食。红烧排骨、尖椒肥肠、回锅肉……

你亲当时,同意退货后,内心充满疑惑的店主,通过手机号添加了女孩的微信。手夹起一片肉放入我的嘴中:“亲爱的,今天的肉可是很新鲜的哦!”

我的嘴里塞满了莱肴,可是我已经无法咀嚼。你依旧温柔地抱起我的脑袋,帮助我不断地分合下巴。

嚼碎的食物终于开始下咽了,不过食物又从我脖子的断口处流了出来……

“哎呀,猪脚汤好了,我差点儿忘了。”你又急忙跑去厨房端来一锅热腾腾的汤水,几根手指若隐若现地漂浮在浓白的汤汁里……

如果我活着,或许我真想尝试一下用自己身体作为食材的晚餐。那会是什么样的滋味呢?

3、【地下道】

那天,我走进地下道随即感到不对劲,外头是三十七度的高温,怎么地下道里这么凉爽?

“大概市长又浪费纳税人的钱,把冷气装到这儿来了吧?”我刻意让这个不寻常的现象合理化。

并没有人和我一同走进地下道,也没有人在我之前,之后也没有。

我沿着扶手缓缓步下阶梯,踏到最后一阶,便看见许多摊子沿线排开,仿佛一个市集。

“改造城市还真的改到地下道来了啊?”

我看着眼前的摊位,左手边第一个是“变脸”、第二个是“还你真面目”;右手边第一个是“眼珠专卖”、第三个是“人皮灯笼”……

“哦,在地下道也能开美容摊吗?”大概是化妆摊、隐形眼镜摊,还有拉皮摊吧?

我一一走近摊位,才发觉每个摊位的老板都低着头,还用纱布蒙着脸,连一声招呼客人的吆喝也没有。

太安静了。

我缓缓走向地下道出口,刻意不去注意不时从左右传来的“喀喀”、“嘎嘎”诸如此类的奇异响声,又尽量让自己不要太过紧张,以免让人发觉我的不对劲。

终于,我回到有着三十七度高温的街道上。炎热真好!

“咦,刚刚那个凡人怎么走进来的啊?”眼珠专卖摊的老板正帮一个女子换上一对晶莹剔透的赤色眼珠。

“我哪儿知道,何况他又不想换张脸。”变脸摊的老板一边割下男子的脸皮,一边说道。

“今天生意忙得很,谁有空去招呼他。”人皮灯笼摊的老板正大手咻咻,把一副皮囊制成一副雕工精美的灯笼……

4、【戌狗】

中国的生肖其实有颇多忌讳,比如不食本命生肖之类。

当然,大约这些事情仅有古人们在谨守,时光冲去了很多,就像我在之前不只一次提到的,人本饕餮。

我是九四年生的,属狗,吃着狗肉,颇不自然。

写多了恐怖小说,难免有些担心,虽然只是想想,但还是出了一身冷汗。然而这种恐惧并没有持续多久,我的思绪便被打断了,因为院内传来了一声声犬吠。

狗肉馆中,传出犬吠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来的这家狗肉馆的狗肉是在屠宰场处理后送来的。也就是说,这里不可能有活狗。

那么,狗叫声是哪里传来的呢?

我是一个恐怖作者,所思所想难免有些思维偏向。

第一种可能:这个狗肉馆里有些拥有生命的非生命体。

第二种可能:这里有个严重的精神病患者。这个想法相对并不成立,因为我听到的犬吠并不是一声。

第三种……

抱歉,我不再继续想下去了,我跑了出去,在街角狠狠地吐了起来。

我说,我发现的狗叫声是从我肚子里发出来的,你信吗?

这不重隔着屏幕,仿佛都能听到那一声撕心裂肺的不——。要,我是一个恐怖作者,失态后很快镇定了下来。我在想,为什么刚刚狗肉馆里不是每个人的肚子里都有犬吠声呢?

一对路过的母子给了我答案。

“妈妈,我想吃狗肉。”

“傻孩子,你属狗的,吃狗肉的话,狗便会复活,吃你的肚子……”

狗肉馆内,犬吠声少了,传出的是一声孩子有缺点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作为孩子人生领路人的父母缺乏正确的家教观念和教子方法。声惨叫……

5、【七夕】

七夕那天,领结婚证的人多得排成了长蛇阵。

悠悠和小二排在队尾,掩饰不住脸上的欣喜。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悠悠明知故问,心里期待着小二说“就喜欢你这样的呗”。

小二没回答,反问道:“你喜欢我什么呢?”

接着二人异口同声:“傻乎乎没心眼儿的呗。”

话音刚落,两个人就像傻子似的指着对方的鼻尖傻乐起来。

排了两个多钟头的队,终于领到了大红的本本,两个人手牵着手回到家里,把结婚证虔诚地放进了抽屉里。

七天后,悠悠翻箱倒柜地大扫除,红本本竟落满了灰尘。

她不满地拍着灰,招呼小二过来看:“哎呀,你叫你家人少烧点儿纸钱吧,你看看咱们新办的结婚证上已经落满了灰了。”

小二忙赔着笑脸道:“遵命,老婆大人。不过要不是你爸妈非要烧什么豪宅名车给咱29年月,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就父母对子女的干涉情况做过一份调查,结果显示:们,也不会有这么多灰吧。快点儿擦擦吧。”

悠悠打开红本本,赫然出现了二人的2寸大头照——一个七孔流血;一个脑袋稀烂。

听说他们两个是出车祸死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71337019@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